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鑄春秋 > 章節正文
第十三章,下不為例!
“葉庸,誓誅秦林”!

    歇斯底里的吼了一聲,葉庸以木枝挽起劍花,體內僅有的一些真氣匯于木枝之上,直接一劍刺出,直取秦林面門!

    劍意使出,并不需要華麗的劍招托載,這種直接了當的方式,更能發揮其到極致。

    秦林即便是初涉中期,但劍法不精,雖然聽聞劍意之說,卻不曾親自理會。

    他只覺得葉庸突然氣質孤傲,腦海中只出現一人端坐懸崖邊的背影,是那樣的落寂。

    他不知道那就是葉庸的劍意,在這一晃的功夫,那木枝攜帶著劍氣竟然臨身了。

    他的瞳孔猛然一縮,左腳抬起,右腳尖劃在地上,平滑的后退數步。

    葉庸欺身而上,直接狂奔起來,眼睛中那股子狠歷,讓人見了有些害怕。

    秦林彎腰躲過樹枝,隨后一腳踢出,身軀順勢側翻。

    葉庸胸口被踢,只覺得被巨石擊中一般,直接倒飛回去,重重砸在地上。

    秦林此時立在他的面前,正滿臉不屑的看著他。

    “功法和劍法都是絕頂,可你小子卻差勁的很,還是乖乖被我廢了,免得受些皮肉之苦”。

    說話的同時,他心里也很驚訝,葉庸的實力并不是他說的那么簡單。

    剛才那一劍,若不是自己反省的快,恐怕那一劍已經刺在了自己的面門之上。

    現在想想都有些后怕。

    然而越是這樣,他對葉庸的忌憚就越多,才幾天功夫,就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若給他幾年那還了得。

    因此現在他想到不是怎樣費掉他的氣海,而是怎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他,云歧也不會知道。

    葉庸看著一步步走來的秦林,感覺到他身上殺意凜然,擦了擦嘴角鮮血道:“你要殺我”。

    秦林沒有說話,反而左右張望了一眼,現在是早課時間,根本不會有人來這。

    這里說于山門偏僻地區,即便是殺了他,也只有那五個廢物手下知道,所以正是一個好的機會。

    “葉庸,放心吧,師兄會給你多燒紙錢的”。

    話音落下,就看他手化利爪,手冒幽光,正是他修煉的武技天鷹爪!

    葉庸看著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手爪,不禁面露絕望之色。

    他不甘心,老天是跟他開了個玩笑嗎。

    他才能夠修煉,他等這一天等了十五年,不想這才兩三天的功夫,就要命赴黃泉!

    他不甘心!

    情緒瞬間爆發,他體內奈何經突然運轉,那正在修煉的紫薇御星經竟然自己運行了起來。

    葉庸只覺得自己突然力大無窮,猛然在地上竄起,然后猛然朝前打了一掌。

    “唔…”

    他最后的意識只聽到了一聲痛呼,隨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人事不醒了。

    …

    葉庸只覺得自己做了很長一個夢,他夢見自己跟云瀾師姐在一起了,二人放棄了武道,歸隱了山林。

    就在這時候,云霆和秦林出現了,他們要殺了自己二人。

    那種絕對實力的壓制,他非常無助,直到秦林又一次一爪襲來,他這才猛然驚醒。

    醒來的慣性讓他想要起身,不過很快他就放棄了,因為他渾身劇烈疼痛,絲毫抬不起一點力氣。

    就剛才這一動,就痛的他眉頭緊皺,忍不住痛哼一聲。

    “你這小子,受了如此重傷還不老實”。

    云歧手拿著一枚丹藥有了過來,雖然在斥責,但眼神中流露著心疼。

    “運氣,看見你真好”。

    葉庸說話有氣無力,就連他自己聽到后也傻了,自己這是受了多重的傷啊,說話都已經這般。

    云歧笑了笑,隨后將那枚丹藥給他喂了下去。

    丹藥入口即化,葉庸只覺得一股綿綿之力充斥他的四肢經脈,這種暖洋洋的舒服感覺,讓他不由得呻吟一聲。

    云歧見此沒好氣道:“你這小子,這可是我三年來在外收集的唯一一顆回春丹,我都沒舍得用,都給你這臭小子了”。

    雖然在斥責著,但葉庸明顯感覺到他的關切,嘴角不由露出笑容,心中滿是感動。

    云歧見他這副樣子,笑著繼續道:“不過你小子也夠可以,氣感境界竟然傷了秦林,當真不可思議”!

    葉庸笑了笑沒有接話,反問道:“是誰救了我”?

    云歧見他不愿意多說,也沒強迫,誰還沒點秘密啊。

    “是我”,云歧指了指道:“我跟云瀾兩個方向找你,我發現你們的時候,秦林已經受傷,你躺在地上,他就要對你動手,被我直接廢了兩只胳膊”。

    葉庸輕嗯了一聲不在說話,秦林他不會就這樣放過的,想要自己死的人,都不能放過,有朝一日一定要殺了他。

    云歧感覺到葉庸身上的那股殺氣,不由動作一滯,隨后拍了拍葉庸的肩頭。

    “你還是多睡會吧,你受傷太重,沒有個十天半個月的別想好”。

    葉庸識趣的閉上了眼睛,不用他說,剛才說這些話,竟然讓他感覺很累很累,因此很快就去找周公了。

    云歧看了他一眼,隨后走出了房間,來在了庭院之中。

    剛才葉庸顯露的那絲殺氣,他都有些心驚。

    他才十五歲,不曾殺過一人,怎么會有如此霸道的殺氣。

    而且殺意如此之重,也不知道對他是好是壞啊。

    搖了搖頭暫時摒棄這些想法,隨后眼睛看向一處,直接施展輕功跳躍離開。

    他養了十年的小粽子,竟然差點被人殺了,他要沒有什么動作,整個蓬萊閣豈不是說他好欺負。

    云歧故意在蓬萊閣饒了大半圈,讓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他,注意到他進了云霆的庭院。

    而且并不是從大門進去,而是翻墻進去的。

    “云歧師兄,不知道何事那么著急,就連禮法也忘了”。

    躺在庭院躺椅上的云霆,猛然站起身來,故意大著聲音,讓所有人都知道是他云歧來找茬的。

    云歧沒有說話,入門高手的氣勢爆發,緩緩的舉起右掌。

    云霆見此目光一凝,真氣涌動掀起地上落葉,右手握拳隱隱有雷電相隨。

    “砰”。

    在外探查的人在聽到交手之聲后,緊接著就看著云歧飄逸的離去。

    還聽到他說了一句“下不為例”!

    眾人不知道的是,庭院之中的云霆面色陰沉,右拳還在劇烈顫動,眼睛看著那道身影露出了忌憚。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鑄春秋小說   鑄春秋全文閱讀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