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江湖是怎么沒的 > 章節正文
第二卷武林盟的開始與結局第一百三十一章野戰


    經過那個怪人的一番點播,石板上的劍法越練我越覺得精妙無比。練到心潮澎湃之時,我運足力氣,沖著光滑如鏡的石板猛地一揮劍,恍惚間仿佛有一道光束從劍刃之上飛出。

    “轟隆”一聲。

    石板碎裂,露出一個一人多高的洞口。隨即一陣極寒徹骨的冷風迎面撲來,幾乎在一瞬間將我整個人凍得僵住了。

    那怪人也僵住了。但他融化得明顯比我快了許多,他大踏步奔向那洞口,一掌將我推開。

    洞中寒氣外泄,四周的石壁緩緩凝氣一層白霜。

    他撲倒在洞口,泣聲幽咽,難以自持。

    “燕樺!”他喊著一個名字,兩只眼睛直直地盯著洞中。忽然,他似乎陷入了極度的恐慌,雙手捂著臉,驚慌失措地喊著“不,不,我不要你看到我的臉,我不要”

    “對,對不起。”我感覺自己做錯了什么,我向他致歉。他卻忽然擰頭,兩只猩紅的眼睛死死地瞪著我,大有將我碎尸萬段的殺意。

    我忍不住向后退。退了兩步,后背已觸到冰冷而堅硬的石壁。那是一種從冰天雪地里才能感受到的寒冷,洞中的溫度急劇下降,山洞石壁上的白霜越結越厚。

    那怪人盯著我,目光中森然的冷氣,卻比我身后的石壁更讓我覺得冷。

    “你,你竟然敢”他咬著牙,狠狠地說著。臉上的青筋鼓動,滿臉的疤痕幾乎就要崩裂開。我竟不由地開始擔心,他那些傷痕若是真的崩裂,會流出多少鮮血?倒是那時候,那張臉看起來會不會更加駭人?

    然而,他的目光忽然軟了下去,他緩緩地低下了頭,搖頭苦笑“罷了,這就是天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他坦然地抬起了頭,緩緩起身,走進那個洞中。

    “你進來!”

    我聽到那人在洞中喊我。我一陣猶豫,若聽了他的,進入洞中不知道他會如何對我。若不聽他的,恐怕他沖出洞來,我也未必能跑得掉。

    “快點進來!”

    他又喊了一聲。言語雖然急切,卻聽不出絲毫的惡意。我遲疑了片刻之后,緩步走了進去。

    寒入骨髓的空氣仿佛凝著看不見的冰霜,洞中不似外面一樣碧綠,而是一片圣潔的霜白之色。那洞并不大,洞中放著個冰棺,下方被打磨的整整齊齊的石臺架起。我踮起腳尖向冰棺中瞻望。

    那是一個如雪玉一般圣潔的女人。

    白裘如雪,覆蓋了她的全身。她就那樣靜靜地躺著,蒼白的臉上還掛著微微的笑,似乎是陷入了沉睡中人正在進行著一場繾綣宜人的美夢。

    她睡得很美,睡得很安詳。

    “燕樺。”他輕輕地呼喚著她的名字,手掌劃過冰棺,似乎是在撫摸著她美麗的臉。他溫柔地說“你看看我這張臉。你會嫌棄嗎?”

    我心想,是個女人大概都會嫌棄。

    但那冰棺里的女人依舊微微地笑著,沒有絲毫變化,仿佛是在向他回應,告訴他,她并不嫌棄。

    “十七年不見。你還是這么美!”他的手再次透過冰棺劃過那女人的臉,他說,“這樣的結局,你還滿意嗎?”

    我怔怔地聽著他如同夢囈般傾訴,感覺這個怪人似乎是經歷了什么驚天徹地的情感,才會讓他一直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山洞中默默地守護著這樣一個女人。

    “你可以走了。”他輕聲地對我說。

    我一愣,忍不住問他“去哪里?”

    他說“從哪里進來的,便去往哪里。”

    我搖了搖頭,說“不行,洞口有一個人要殺我。”

    他笑著看我,說“那你就用你手中的劍殺了他。”

    我低頭看向九郎劍,它正閃爍著自信的光芒,似乎是在對我說,沒問題,出去干掉伍黑龍!

    “可是你”我再抬起頭想要問那怪人有何打算之時,他的身子卻如失去了支撐一般,緩緩沉出了我的視野。

    他倒在地上,嘴角留著殷紅的鮮血,卻帶著一種心滿意足的微笑。

    “你怎么了?”我伸手扶住他,他卻緩緩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回答我一句。

    無論這個人是誰,無論他經歷了什么,也無論他為何會忽然自盡。臨走時,我都鄭重地跪在地上,向他緩緩地叩首。

    再起身時,整個山洞已經凍成一座冰窟。那個怪人就趴在內洞的冰棺下面,一只手搭在冰棺之上,地面上凝著一道暗紅色的血冰。

    洞中冷得已讓我無法忍受,我調頭向著洞外跑去,沿著那條幽深漫長的隧洞,弓著腰跑了很久。經歷了一段漫長的濕熱之后,我又來到那個被巖石蓋住一大半的洞口。一縷刺目的陽光從上方斜斜地照進來,晃得我眼前一片朦朧的白。

    我定了定神,待光影重現,拔劍出鞘,運力一揮,登時巖石崩裂,露出一道足以讓我鉆過去的縫隙。

    我沖著洞外大喊“伍黑龍!老子又回來了!”

    洞外沒有任何回應,只聽到幾聲鳥叫。我咬了咬牙,快速從石縫里鉆出去。眼前是樹木稀疏的林子,陽光偏西,看日頭已過晌午時分。

    我竟在山洞里待了這么久?

    恍如隔世的感覺,在此時尤為清晰。

    “伍黑龍!”

    我提著劍喊他的名字,聲音沒入山林,驚起一群飛

    鳥。

    看來他等不及我,已經走了。

    很快,我便意識到一個新的問題——李小謙去了哪里?

    我喊著他的名字,在汀蘭峰上轉了半天,直到太陽西沉,暮色四合,都沒有見到李小謙的影子。

    他竟然在昨晚那樣危急的時刻棄我而去。

    結拜兄弟?!

    我忍不住干笑了兩聲。果然是如小月說得那樣,李小謙這個人并不可信。不過,回頭想想,他這樣棄我而去,在這些年里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他一直都是這樣一個人。是我太過單純了。

    我決定不再去管他的死活,這一趟江湖,由我自己來闖也未必不可行。

    看著天地茫然一片,我置身于山林,卻感到深深的孤獨。

    去哪里呢?接下來要怎么辦呢?

    我這才發覺,自己長久以來是多么依戀于別人。李小謙、婁琴、柳無風、小月當他們通通不在我身邊的時候,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可笑!

    鬼使神差一般地,我有繞回了那個山洞。此時,天已全黑,我想著與其漫無目的地晃蕩,倒不如在洞里再睡上一夜,等到天再亮起來的時候,或許自己就能想清楚接下來的路要怎么走了。

    我倚在洞中的石壁上,回想著這兩日發生的事情。心亂如麻,真想就此放棄了,放棄這個江湖上那些蠅營狗茍的事,回到臨安,找一個宅子,娶了小月,再生一個孩子,美滿一生。

    “老賊!”

    忽然,山洞外面傳來的一聲女子的輕呼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爬在石縫中向外張望,竟看到一盞紅如血的光影在半空中搖晃。那紅光離我不過四五十米遠,通過月光的照耀,我大致可以看到一個胸部挺拔的女子在四處張望。

    是廖七嫂!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所處的地方,正是廖七嫂與伍黑龍幽會的地點。

    我立時屏住呼吸,趴在石縫間悄悄觀察。

    “老賊!”廖七嫂輕聲喊著,“你死哪去了?”

    “啊!”

    突然,廖七嫂驚呼一聲,紅色的燈籠打翻在地,燒著了燈上的紅紙,冒出一團橙黃的火焰。

    “你個死老賊,可嚇死我了!”廖七嫂羞憤地嗔道。

    伍黑龍嘿嘿地笑著,眼看著他兩只手在廖七嫂身上不停地摸索著,說“你怕什么?這里難道還會有別人不成?”

    廖七嫂推開伍黑龍,聲音嚴肅,說道“怎么沒有別人,那個姓姬的臭小子不還在山洞里沒有出來嗎?”

    伍黑龍啐了一聲,說道“我把他逼進了山洞深處,在這里守了兩天兩夜

    他都沒有出來,只怕今后再也不會出來了。”

    兩天兩夜?!

    我心里一驚,才知道自己在這山洞中所呆的時日已遠超過了我的估計。

    “為什么?”廖七嫂疑惑地問,“你怎就知道他不會突然從山洞里爬出來?”

    伍黑龍冷笑了兩聲,說“我聽我大哥說,這山洞中住著一只殺人如麻的惡鬼,但凡是進了山洞的人,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他兩天都沒有出來,只怕是已經被那惡鬼撕成碎片了。”

    廖七嫂驚呼“你別嚇我!”她抱著伍黑龍向我這邊張望,看起來有些慌張。

    “你不要怕!”伍黑龍的手又開始在廖七嫂的身上摸索,他說,“那里面的惡鬼從不出山洞,不會有什么危險的,再說了,我手中的宣花板斧專殺惡鬼,有我在這里,你還怕什么?”

    廖七嫂啐了他一口,嗔道“瞧你選的破地方,除了野獸就是惡鬼,老娘如花似玉的身子,能迷死天下多少男人,真不知道上輩子怎么得罪了你這冤家,憑白到這荒郊野嶺跟你遭這份罪。”

    伍黑龍抱著廖七嫂,說“還不是我老伍本領高強,能降得住你這妖精,尋常男人怎么能有這份兒本事。”

    廖七嫂戳了一下伍黑龍的額頭,騷里騷氣地說“看把你能耐的,怎么不吹到天上去!”

    伍黑龍捉住廖七嫂的手,將她就地按倒,在我面前上演了一場骨病肉薄的戰斗,看得我熱血澎湃,新潮涌動

    (本章完)

    教育123文學網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江湖是怎么沒的小說   江湖是怎么沒的全文閱讀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