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南宋風煙路 > 章節正文
卷廿六長歌狂第1223章傾心計爾虞我詐[2]
還敢從毒瘴里走的人。

    “全力反擊!”眼見蒲察秉鉉和把回海皆敗走,寒澤葉下令,對不遠處將至的主力司馬隆反擊。勝負在此一搏!

    塵沙于暗夜中涌起,霎時擴散得濃厚。

    一陣冷風掠過,飄云卻有些吃驚地發現,完顏承裕竟出現在司馬隆身后不遠——

    飄云的計謀是,將他先鋒誘入伏擊圈中,即刻傾全軍之力反擊其主力,作出兵力充足、撞圍之勢。造成盟軍和祁連山一同攻擊的效果,借此威懾金方本營;屆時,完顏承裕“必會懷疑他們先前的判斷失誤、勉強應變、自然要將定西的顧忌重提、調整戰術、傾全力來打我軍”——是“分批”的引誘,有時間差,有陣地偏移。

    說冒險卻也有勝算,飄云將金軍拆成了三部分,雖是硬戰,貴在“各個擊破”,也活用了司馬隆的性格。

    可現在,為何卻不像是分批被引誘來的?而更像是一起來的?

    分批誘引。一部分原因還是飄云知道司馬隆為人謹慎風格保守,是以只能慢慢誘出金軍的全力。但金軍卻好像是一起來的,似乎看出了飄云心內的種種念頭?因為,金軍若沒有把握、沒有準備,不可能瞎打。不可能剛追殲就傾全力來打他們這些空虛,這么打一沒有必要。二不符合司馬隆一貫主張的攻防并舉,三不合邏輯,不合飄云給他們量身定做的邏輯。

    而這段時間的交戰,飄云和澤葉都看得出完顏承裕雖然是主帥,卻基本對司馬隆言聽計從、也無著急立功之心……

    飄云希望自己是多慮了。因為也有可能是蒲察秉鉉適才僵持時派人殺出重圍火速告知完顏承裕情況有變,金軍來得,就要這么及時?

    夤夜會寧,兩軍對峙。

    金有完顏承裕、司馬隆、蒲察秉鉉、把回海,宋有寒澤葉、百里飄云、沈鈞、曾嶸。

    “金方驍騎,來得真快。”寒澤葉不像飄云心里那么沒底,而是立刻就意識到金軍是來得神速,此刻他打量著四面八方絡繹不絕的金軍,統帥,高手,謀才,驍將,有些還一人兼具多項。

    “宋方悍將,著實難啃。”完顏承裕將身犯險境的蒲察秉鉉和把回海救回之后,發現幾百先鋒已只剩十人不到,宋軍軍威如此,哪怕現在對著十倍于之的他們,也不輸分毫氣勢。

    “放下武器,可饒不死!”完顏承裕開口揚言,統軍副使之威。

    “不教你們越過定西。”寒澤葉笑而輕聲,九分天下之魄。

    “是在等楊致信嗎,他今夜不會來了。”司馬隆說罷這句,飄云心一緊臉色微變。

    飄云這回,真是高估了陜西盟軍卷甲銜枚的水平,也低估了金軍之間的合作能力——

    飄云何嘗想到,兵從天降,兩面夾攻,計謀里最高*潮的這一環不成立?!楊致信的行蹤,那么碰巧被軒轅九燁在陜西就發現并一路跟蹤到隴右、早就被隴右的金軍也鎖定了!

    所以,飄云和澤葉慘遭司馬隆的計中計回應——什么叫金方驍騎來得真快?完顏承裕本就是全軍來的,真的是全軍來的。他們事先不知道祁連山來不來,來也是全軍,不來一樣全軍!因為他們心知楊致信來不了!

    不可能瞎打?當然不瞎打,因為背后即使有破綻,又露給誰瞧呢?

    當此刻完顏承裕大軍壓境來勢洶洶,岌岌可危的不是別人正是寒澤葉——就在此時,移剌蒲阿已去絆楊致信!

    原來適才蒲察秉鉉等人的慌張也是裝的,包括圍剿不力被宋軍逃出來、以及說“我知道你們虛而虛之擺空城計”也是故意演的!他們早就知道了宋軍兩面夾攻的企圖,之所以順應宋軍的劇情,是為此刻的臨陣猝然一變,教宋軍猝不及防、軍心也受到打擊,完顏承裕笑了,“宋軍最厲害的就是士氣。”司馬隆和蒲察秉鉉都這么說,他作為統帥,當然要首先擊毀宋軍之心——這時候的宋軍,才最脆弱!

    戰前他對蒲察秉鉉和把回海說,你等追出之后,無論他們耍什么把戲,都可故作慌張,但內心不必驚亂——我會先順他們的意思只出司馬隆,而我,實則緊隨其后。

    “既已趁勢總攻,自要全都拿下!”完顏承裕是全軍俱出、合圍聚殲!這樣的傾力打擊,即便洪瀚抒真就在了他也不怕!

    是的,司馬隆之所以贊成出擊,是因為“拋開束縛,根本沒什么三家宋匪言和”,而完顏承裕說,“三家宋匪言和了也不怕!”“前兩次夜襲已算是膽怯,莫教人看輕我陜西金軍!”

    “無論他們耍什么把戲”——這也包括了設伏,為什么司馬隆沒讓他們謹防伏擊,恰恰是司馬隆要裝作不知道他們要實而虛之,要裝作判定了他們是虛而虛之,事實上,司馬隆知道楊致信會在第三夜來,所以第三日才命蒲察秉鉉和把回海加大攻勢,幫助百里飄云完成了虛而虛之的劇情和邏輯,控制得自然而然。

    不滿足魚的胃口,怎么引它們上鉤?戰前,誰挖掘透了敵人的心思,誰會讓敵人死的時候還沒有防備,敞開家戶等著被長驅直入。

    飄云面如死灰,端的搬石砸腳。

    他的計策就到此為止,雖然他根本不懂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楊致信會被發現,明明一路上都很悄然。

    他到底還是太年輕了,沒有他的主公那樣縝密,害了寒澤葉沈鈞和曾嶸,以及背后這幾千兄弟。

    重心不穩,險險從馬背摔下,幸而身側一道強力,扶在自己的肩頭。

    “楊致信來不了沒關系,洪瀚抒隨刻就到,打起精神,能撐幾時是幾時。”寒澤葉一臉淡定地說著這句,飄云知道一定是假話的話。

    飄云知道,可是普通兵士們卻不知道。寒將軍說的沒錯,怎能認輸?有士氣,就有希望,不能讓金軍看到他們內心的受迫崩潰!

    話畢寒澤葉右手已然觸及寒楓鞭,沈鈞看著對方重新出陣的把回海,道,“寒將軍,這等角色,有曾嶸在。”

    “哈哈哈哈,寒將軍,交給我好了!”曾嶸豪氣大笑上前應付,飄云的冷汗滑過臉頰,卻感覺心不再冷。

    是的,每逢沖鋒陷陣,沈鈞都說,有曾嶸在,強橫霸道如他,就像涉及據守,曾嶸都說,有沈鈞在,巋然不動如他。

    對于飄云而言,此刻有寒澤葉在,那便是主心骨,有所有人在,那便是強者的力量。他們沒有任何怪責和推卸,而是說,飄云你完成任務了,下面交給我們。

    爾虞我詐,終不過是紙上談兵,他們,能否如岳離一樣,藐視兵法,臨場逆勢!?未完待續。。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南宋風煙路小說   南宋風煙路全文閱讀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