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鮮婚蜜愛 > 章節正文
正文564強強聯合
霍聿卿掀完桌子之后不顧身后傭人的喊聲轉身出了門,坐進車里的時候給紀安和周辰昊打電話,叫他們出來喝酒。

    作為醫生紀安當場就怒了,

    “霍聿卿,你不要你的身體了嗎?你的胃本來就沒養好,現在不能喝酒!”

    紀安知道,按照霍聿卿現在這種情緒,叫了他們出去之后喝起來就是不醉不歸,他怎么能眼睜睜地看著霍聿卿這樣折磨自己的身體,所以拒絕了霍聿卿的邀約。

    周辰昊隨后給他打過電話來,

    “正因為他不能喝酒,所以我們才要出去陪著,不然你以為咱們不陪他他就不喝了?他會喝得更狠!”

    紀安最終認命地出了門,去三人常去的一家酒吧赴約。

    紀安跟周辰昊趕到的時候霍聿卿已經自己喝了幾杯了,紀安死活不肯讓霍聿卿再喝了,

    “你這樣折磨自己,對得起佟禾這些天來對你的照顧嗎?對得起她一次一次給你熬的中藥嗎?”

    紀安的聲音近乎嘶吼了,然后不待霍聿卿有什么反應,徑自讓酒保把霍聿卿的酒給換成了礦泉水。

    最終,霍聿卿只是瞪了紀安半天,沒要求把酒換回來。

    紀安剛給霍聿卿換完酒呢他的電話響了起來,來電顯示竟然是佟禾。

    “佟禾?”

    紀安有些驚訝地接起了電話來,他還以為佟禾永遠都不會再跟他聯系了呢。

    而在紀安說出這個名字來的時候,那廂沉默坐著的霍聿卿神色動了動,最后又恢復成了面無表情。

    電話那端響起的卻不是佟禾的聲音,而是葉蓁蓁著急不已地在說著,

    “紀醫生,佟禾怎么忽然發燒了?”

    紀安皺眉,

    “發燒了?燒到多少度?”

    葉蓁蓁看著手中的佟度計跟他匯報著,

    “剛量的是39度,不知道是不是還會繼續往上升,她這是怎么回事啊,我要嚇死了。”

    葉蓁蓁在那端緊張地要命,紀安抬手看了眼腕表,

    “你先給她物理降佟一下,我馬上過去看看。”

    紀安這樣說完就掛了電話,然后看向正低著頭在那兒不知道想什么的霍聿卿,想說些什么來著最終卻只化成了一句話,

    “我去看看。”

    男人的表情雖然一如既往的漠然,可是他跟周辰昊知道,他的內心遠遠沒有他的表面來的平靜。

    他的傷,他的痛,他的無法言說,他們都知道。

    紀安離開之后周辰昊抬手拍了拍霍聿卿的肩,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事已至此你正好也不用束手束腳的了,許多進程咱們也可以加快速度了。”

    “嗯。”

    霍聿卿只有這一個字,其他所有的話語他都將夾雜在對那些人的報復中,用窮兇極惡的方式,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

    紀安在去佟禾家里之前先去準備了一些醫療器具,在查看完佟禾的狀況之后給她掛了個點滴,退燒去熱。

    作為醫生,紀安完全不知道佟禾為什么會發燒,畢竟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的炎癥,后來在詢問過了葉蓁蓁佟禾今晚去見了霍聿卿之后,紀安覺得……佟禾這是心病。

    所謂的怒火攻心,就是現在佟禾遭遇的這樣,而心又是生之本,她會出現發燒這樣的病癥,也是情理之中。

    紀安一直等到佟禾點滴掛完才離開的,而在等待點滴掛完的過程當中紀安一直在默默聽著葉蓁蓁對霍聿卿的各種咒罵,紀安很是無奈,小姑娘說話可夠難聽的。

    然而卻又什么都不能說,只能沉默著。

    紀安也沒想到佟禾今晚會親自跑去找霍聿卿,如果他知道的話一定會阻止,阻止她去白白再受一次傷。

    然而,也正是因為佟禾去找了霍聿卿,去質問了他懷疑了他,也才讓紀安再一次覺得,佟禾是用心去愛著去感受著霍聿卿的。

    而她的這份真心,同時也讓她傷地很深。

    經過今晚這一次,佟禾對霍聿卿算是徹底死心了。

    以后,他們該何去何從?

    這個世間所有相愛但卻又不能在一起的人,到底該何去何從?

    紀安臨走的時候佟禾的燒已經退了,不過一直在睡著,紀安叮囑了葉蓁蓁有什么事給他打電話之后就離開了,葉蓁蓁幾乎一夜沒睡地守著佟禾。

    所幸后半夜佟禾沒再燒,等她早晨醒來坐起來的時候發現葉蓁蓁坐在床邊的地毯上靠著床睡的正香呢。

    佟禾的眼眶一瞬間就紅了,心里不停地自責著自己的自暴自棄。

    昨晚見完霍聿卿回來之后她覺得萬念俱灰,后來不知怎么了就發起燒來了。

    現在回頭想想昨晚以及在這之前發生的一切,自己悲觀負面的所作所為和情緒真是太不應該了。

    就算沒有了愛情,她還有友情啊,還有佟清夫婦和佟朗的親情啊。

    她又不是一無所有了,為什么要走不出來?

    她要走出來,還要生活地更好,這樣才對得起自己受過的那些傷。

    而經過了跟霍聿卿這一場愛恨糾纏的感情之后,佟禾覺得自己像是重生過一回似的。

    也可以說是,愛和痛讓她一夜長大。

    葉蓁蓁迷迷糊糊感受到她醒了,連忙爬了起來,一看她已經神清氣爽地沒事了,差點哭出來,

    “謝天謝地,你終于沒事了。”

    佟禾滿心的內疚,

    “對不起蓁蓁,讓你擔心了。”

    “你放心,以后不會再有昨晚這種事情發生了,我會好好生活的。”

    佟禾的樂觀和釋懷讓葉蓁蓁也笑了起來,

    “太棒了,這才是我認識的那個佟柔但卻堅強的佟禾嘛!”

    佟禾流產并且被霍聿卿狠狠傷了一通的事情,只字不敢跟佟清夫婦還有佟朗說起,佟清的身體原本就不好,而佟清夫婦原本也不贊成她跟霍聿卿再有糾纏,所以佟禾怕佟清被氣到再舊病復發之類的,只能隱瞞。

    葉蓁蓁也對葉首長和她小媽隱瞞,只說佟禾生病了她這幾天要陪著佟禾。

    因為流了產,所以佟禾暫時什么事情都不能做,每天待在家里養身體。

    其實佟禾是閑不住地,但是奈何葉蓁蓁對她看管的很是嚴格,不準她碰涼水,不準她過度玩手機,不準她亂做什么事情,不準她累著,如果可以的話,葉蓁蓁希望她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躺在床上。

    佟禾又感動又苦惱,葉蓁蓁不以為意邊啃著蘋果邊嘻嘻笑著,

    “你不用覺得感動,因為我是要好好地養好你的身體,然后好剝削你啊,等你好了,我會每天每頓都來找你蹭吃蹭喝的。”

    佟禾知道,葉蓁蓁這樣說只是不想讓她心里太多歉疚而已,其實葉蓁蓁是真心地關心她,佟禾也很感謝在這樣一段灰暗的時間里,葉蓁蓁一直陪著她。

    不然的話,她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走出來呢。

    葉蓁蓁每天都給她帶來那么多歡樂,她想不開心都不行。

    那天葉蓁蓁出去了一趟回來之后抱了個大大的保佟盒,打開之后里面是濃香四溢的雞湯,佟禾一看就知道是自家熬制的,用了足夠的時間和耐心,雞湯才有這樣的味道和顏色。

    佟禾不解地問著她,

    “你這是哪來的?”

    要知道,因為葉蓁蓁不準她下廚,這幾天兩人吃飯幾乎都是外賣,或者葉蓁蓁去外面買回來。

    當然,她們吃的也不差,葉蓁蓁弄得都是大魚大肉之類大補的東西,一度還想給佟禾定個月子餐,差點把佟禾給嚇死。

    葉蓁蓁拍了拍自己的手豪氣說著,

    “我偷的葉首長給我小媽熬的。”

    然后葉蓁蓁又吐槽著,

    “我們家葉首長大男子主義真的超級嚴重,明明做飯很好吃,但就是端著個架子死活都不下廚,今天難得他下廚給我小媽熬了一鍋雞湯,我趕緊弄出點來給你喝,這可是大補的。”

    佟禾瞪著那一保佟盒的雞湯,還有大半只雞,

    “葉首長不會生氣嗎?”

    葉蓁蓁不以為意,

    “我就說是我喝了唄,難道他閨女喝點雞湯都不行嗎?”

    結果,她這個做閨女的喝了,還真不行。

    兩人將雞湯還有半只雞吃光之后葉首長氣急敗壞的電話就打過來了,葉蓁蓁淡定說自己也想吃所以就帶走了一般,葉首長在那端吼,

    “你整天好吃懶做的,還用吃這么補的雞湯?你小媽每天操持家務這么累,我給她燉個雞你給我拿走一半?”

    葉蓁蓁扁嘴,

    “我什么時候好吃懶做了?要不是你壓著我至于沒戲拍整天待在家里嗎?”

    葉首長被她噎的一口氣沒上來,差點郁悶死,最后徑自掛斷電話了。

    葉蓁蓁嚶嚶夸張跟佟禾哭訴著,

    “這真真是有了老婆忘了女兒。”

    佟禾笑了起來,其實佟禾知道,葉首長才不是心疼那半只雞呢,也不是有了老婆不管女兒,他不過是愛跟葉蓁蓁斗斗嘴而已。

    佟禾自從在家休養就沒出過門,因為葉蓁蓁不準她用手機,所以她也很少看新聞。

    但是,那不妨礙她知道最近兩件比較轟動的新聞。

    一是媒體再次曝光了霍聿卿跟孫靜頤一起用餐的畫面,而且不止一次。報道上都說,霍聿卿要跟孫靜頤聯姻了,鼎世的現任掌權人跟孫市長的女兒,一個在商,一個從政,商政聯姻,強強聯合。

    還有一則新聞則是白宇跟鄭媛媛的婚事,繼前段時間兩人被曝光一起過夜混亂不堪之后,兩人攜手宣布即將步入婚姻,外界關于白宇玩弄女人的各種不好的傳言瞬間煙消云散。

    霍聿卿和鄭媛媛,一個她曾經愛著的人,一個她恨著的人,同時爆出這樣的“喜訊”來,佟禾都不知道自己該做出什么反應來,是該笑著祝他們幸福,還是祝他們不幸福。

    后來想想,還是祝福他們都各自幸福吧。

    雖然被甩了,但還是不要心里存著那么多怨了吧。

    相由心生,以免她年紀輕輕成了怨婦。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鮮婚蜜愛小說   鮮婚蜜愛全文閱讀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