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鄉村小說網 > 女生小說 > 王爺的小妾總想干掉我 > 章節正文
皇城篇第二十三章:為了得到和離書的那些日子(3)
唐砂做事情從來都不喜歡拖拖拉拉,元芳這件事情還是要早點落到實處,不然自己心里面總是飄著的。

    和元芳留在書局里面吃了李嬸做的飯,唐砂就獨自一人去了牙行。元芳留下來幫吳叔搬新書到個個代理點去了。

    書賣的比唐砂想象中要好得多,在這種商業手工業發達的時代,人們的思想也隨之發生了變化。那些所謂大文學家思想家說的長篇大論,可能還抵不上一個瓦舍勾欄里說書人的一段話。

    就算元芳沒有被吳叔叫去,唐砂也不會讓元芳跟著。這皇城內,哪有什么便宜的房子。當初買那個店花了三千兩,都是因為那店以前鬧過人命,而且那李老板也害怕唐砂把他的事情捅出去,自然比市場價便宜了許多。

    說起這皇城的房價低價,簡直高的離譜。很多朝廷的高官們都是買不起房屋,選擇租房子住。更不用說是外來求生的那些人,每月都在為了月底的租金煩惱,有些人確實沒了租金,還到街上去討要。

    城市人口越來越多,鄉下的生活條件極差,所以那些人稍微有點錢,就開始往市鎮上搬,市鎮的往縣城,縣城的往著名的大城市。

    這皇城南方靠著山,所以沒什么人,可只要一往其它幾個方向走,外面到處都是小鎮草市圍繞,走個幾天也走不出去。按現代的話來說,就是衛星城。

    所以唐砂那樣說自然是安撫元芳的。

    摸了摸腰間自己最后的家當,表示生活有點難。

    來到一個牙行,人擠人,可見皇城的房地產交易流轉到底有多火爆。

    瀏覽著那些招子,上面都有房屋的出售位置以及價格等信息。

    果然再破的房子也很貴,逛了好幾個牙行,走了將就兩個時辰,才算看到了稍微偏僻一點價格低一點的房子。

    打聽了一下,原因也是因為聽說里面又不干凈的東西。

    把招子取下,給牙人登記了一下。牙人會去聯系賣家,幫他們定好時間見面。

    這間房子單這個牙人得知的,就轉手了好幾次了,反正別人買房,他們賺中人錢,自然也是樂意的,但還是負責任的和唐砂講明了情況。

    唐砂只是道:“你盡管約人來便是。”

    “好嘞,那明日上午巳時您來便是,人定會給你約到。”牙人保證道。

    唐砂點點頭,然后離開了。

    這個下午又要這么過去了,想到離葉懸淵他們離京的時間越來越近,自己還有個重大的任務沒有完成,和離書呀和離書。

    這么冷的天,難道自己真的要天天蹲守?為啥自己不找個人幫自己呢?自己是傻了嗎?有錢能使鬼推磨。

    天暗下來,又開始飄起了小雪,唐砂帶上衣帽,加快了回芳華院的步伐。

    這也是唐砂第一次從大門進入這個王府,現在已經只能進不能出了。

    一進王府就感覺別天氣還冷清,外邊絲竹歌樂,皇宮,王府這種地方卻很冷清。或許這就是陳國如此繁榮的原因吧。若是皇宮也如此天天做了,那市井恐怕就會同如今宮里的氣氛那樣,死氣沉沉。

    進了屋子總算是要好得多了,雀靈她們正在烤著火爐。唐砂脫了兩件冬衣,整個人輕松了不少。

    她也坐在了火爐旁邊,烤著手,然后打聽道:“青姐姐,你知不知道王府里什么人能一直待在王爺的長安閣呀?”

    青蘭想了一想:“守長安閣的侍衛吧!”

    好吧,就當她沒問。那些侍衛可都是葉懸淵帶回來的親信,能被收買就有怪事了。

    “小明,你是不是想讓人幫你偷和離書?”蓮心問道。

    “小蓮心你可真懂我,是有關和離書的,但不能讓別人知道我們的目的呀,只是讓人幫我留意葉懸淵的作息罷了。”唐砂道。

    “那可不簡單,你直接去向那些侍衛打聽便好了呀,他們肯定清楚得很。”蓮心又道。

    是呀,不用收買人,直接打聽消息就好了呀,不過得找個好理由去打聽。這件事情急不得。

    “你們說說你們以后想干嘛吧。”唐砂拋出了一個問題。

    接下來的時間里,她們三個第一次談論起了自己對未來的計劃。

    青蘭說,想開一間茶樓。果然是個文藝女青年。

    雀靈說想做女官,讓唐砂有點驚訝,可以呀,改變社會地位。唐砂和雀靈提起了謝川,說以后可以和謝川一起。但是雀靈無法走科考的道路,又不想入后宮當女官。女子想入朝堂,很艱難。

    最讓唐砂驚訝的還是蓮心,蓮心竟然說想闖蕩江湖,懲兇除惡。不是唐砂小看蓮心,是真的象限不出蓮心面對那些摳腳大漢是個什么模樣。唐砂開始腦補,蓮心被吼一句然后哇哇大哭的場面。

    “噗~”想著想著就笑了出來,太喜感了。

    “小明,你笑什么?我是不是很異想天開呀。”蓮心低下頭嘟囔道。

    唐砂立馬解釋道:“沒有沒有,我只是想起了今天我在路上聽別人談起的笑談罷了。”

    “騙人。”蓮心戳穿道。

    “誒小蓮心,你咋看出來我在騙人了?”唐砂故做詫異道。“不過我還真有些笑談,來,給你們說說……”

    芳華院的燈很晚久才滅,里面時不時傳來女子的大笑,雪花隨聲起舞。

    ……

    翌日

    唐砂又全副武裝,帶上銀票,出了門去牙行。走的時候提醒三人道:“最近老有人給我送啥特產,要是我走后有人送來,你們就放后院去,我在那放了兩盒,千萬別動,那玩意有毒。”

    小環她們在芳華院的時間越來越少,她覺得主子們已經不需要她們了。現在只要每日早晚給她們打點熱水,拿換洗的衣服就行了。第一次覺得,做下人可以比主子們更閑。至于為什么這樣做,主子們的事情,她也不方便多過問。

    唐砂今日翻墻可把她累壞了,圍墻上積了很厚的雪,地上也是,梯子就這樣被埋在雪下。唐砂忍者刺骨的冰涼把它扣了出來,然后架著爬上去,用木板清理積雪。

    好不容易才出去。小巷子里的雪沒被人踩過,唐砂每一腳下去都是沙沙的聲音,聽著很舒服。其實也不是那么討厭雪,只是冷而已。

    到了牙行,見到了賣家,兩人在討論了很久。本來這房有人買就不錯了,但是賣家和唐砂有點意見不和。

    唐砂堅持要官府的紅契,而賣家為了節約契稅,想用白契。白契是不被官府承認的,若是以后發生什么糾紛,自己全權負責。甚至還有大官提出,白契房一旦發現,收歸朝廷。

    “這契稅,我出五成,你出五成如何?這是我最大的讓步了,你這房子的條件你也知道,我出的價格也算合理,想再遇到我這樣大方的買家怕是很難了。”唐砂手指敲著桌面,緩緩道。

    “可我們私下轉了房契,要省下不少銀子,對你對我都好。”對方好像不想讓步。

    唐砂點點頭,道:“那好,那我只有去看看別的房子了,有些不能省的銀子,還是別省,不然容易出問題,你說對嗎?”說完就要起身離去。

    房主見唐砂真的沒有留下的打算,連忙叫住了唐砂:“姑娘等等,依姑娘便是。”

    唐砂背對著房主,露出了意料之中的深色。

    兩人去了官府,轉讓了地契,交了稅,地契上寫的自然是元芳的名字,但買賣人寫的自己的寧小明。

    官牙,始終覺得這個名字和這個字,有點眼熟。平日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各種字見了很多,這么丑的倒也是少見。

    弄好后,唐砂主動付了牙行的那筆中人費用。然后實在不想走路了,在路旁租了一輛代步馬車,去了書局。

    元芳和吳叔剛送完書回來,就遇上了唐砂。

    “寧姑娘安好。”吳叔客氣問候道。

    “吳叔您也安好,我是來找元芳有點事,您先去忙吧。”唐砂回道。

    吳叔應了聲,遍忙自己的去了。

    吳叔走后,唐砂問道:“僧牒可帶了?”

    元芳點點頭,他可是一刻不曾放下。

    唐砂拉著元芳,直接上了馬車,然后對車夫道:“去戶籍衙門。”

    “好嘞,兩位坐好了。”馬車開始向前移動起來。

    車上的唐砂把褡褳里的房契給了元芳,道:“可以去立戶籍了。”

    元芳看著手上的房契,沉默不語。沒想到公子短短兩三天就把他二十年都沒做成的事做成了,自己是不是太沒用了。

    唐砂如果知道他的心理活動,只會對他說,不是你太沒用,是因為你沒有寧歌這樣的好弟弟。唐砂能做成這些事,確實都要感謝寧歌。

    書局分店越來越多,還開始印發八卦報紙之類的東西。連載的話本也開始出售。所以筆錢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還清,但是恩情還不掉。

    辦理戶籍比唐砂想象的麻煩得多,時間也長,要三天后才能拿的到。

    出了戶籍衙門,唐砂總算松了口氣。這事算是完了。等和離書也拿到手,自己就可以拿出自己七月份寫的那個計劃單,都是些有意思的東西,自己要慢慢體會。

    比如,喝花酒、英雄救美、劫富濟貧啥的,想想就覺得生活很美好。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推薦的小說: 鄉村欲愛   鄉村女教師   師娘的誘惑   鄉村活寡   鄉村獵艷記   王爺的小妾總想干掉我小說   王爺的小妾總想干掉我全文閱讀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